今天的我,漏掉覺知,而讓自己大量超越極限。

昨日的一陣豪雨後,今日的天空特別乾淨,太陽也顯得更加耀眼,秉著要曬出褐色目標的我,興奮地換上半截瑜珈衣及短褲,連防曬都不擦,踏著愉悅的腳步往教室前進。

一如自己的晨練儀式,6:30 到教室,找位置擺上墊子,清潔墊子,到陽台做日光浴,因今日帶有強烈目的,還特別選了教室最熱、太陽直曬的前方位置。

練習準時開始,今日是開髖動作吃到飽,基於自己本身髖關節能力不錯,所有動作做起來十分順暢,還在天堂鳥停留時,被後面同學歡呼,很想跟大家說,妳們怎麼沒有認真上課呢?

課程後半段來到坐姿系列,我突然感到一陣噁心,瞬間覺得不太對勁,這時才認真感受到太陽直射在我身上的燙度,我趕緊補充一口水分,卻發現一口根本不夠,我趕緊再繼續補充,幾乎把整瓶水喝完。通常我在練習過程根本不會口渴,所以都是下課後歇息一下才喝水,我心裡一驚:該不會是中暑吧?但是,當下我並沒有停止練習,心想,反正都要結束了,我就把課程完成吧。直到進入攤屍式,躺在墊上的我,才清楚感覺到當時溫度有多麽高!但我只是用毛巾蓋住臉。最後,我問我自己課後最想做的事是什麼?「洗冷水澡、喝很多水、吃大量早餐」三句話在我腦中飛過。

結束後,我立馬衝回房間先灌下 2 瓶 500ml 的水,快洗冷水澡,再快速衝回餐廳吃早餐。雖說早餐到房間的腳程只要 5 分鐘,但因為是依山而蓋,需要爬些樓梯和坡路。來到餐廳拿餐時,我裝了兩大碗優格燕麥粥,還額外加入香蕉和鳳梨,另外再拿了一碗大豆花椰菜、一碗南瓜、一杯莓果果昔跟兩人份歐姆蛋,等坐下開始吃時,我才發現我只剩下 20 分鐘用餐,基於不想再被罰伏地挺身,我以最快速度將眼前食物全部掃光,進教室前,再去多裝一杯果昔。

這下子好了,我開始感到不舒服,實在太飽,畢竟食量超出我平日量的一倍多,而這些食物也開始讓我脹氣,我一直處於想打嗝卻打不出來的狀態;我的髖到雙腿也開始感到不對勁,不是表層肌肉的鐵腿酸痛,而是一種深層的酥軟感;接著過沒多久,我開始感到頭昏,整個人像是突然沒電一樣,無法克制的想要瞌睡,嚴重到我的德國同學一直對我精神喊話。

於是,接下來的下午,我都在恍神中度過,明顯到同學輪流來問我還好嗎?當時我其實有考慮是否告假回房間休息,但是,我還是告訴自己:「再撐一下下就好。」在這我覺得 “特別漫長”、“坐或站都不適” 的下午,我開始反思我自己超越極限的行徑,於是,我在休息時間做了調整,決定不吃任何點心,並且讓自己遠離人群,到花園來回步行。

直到傍晚的練習,又是各種手倒立,我真的快要抓狂,覺得再這樣下去,身心會徹底分離,因此,我毅然決定坐著觀賞,下一個念頭就是:「今晚不和大家吃晚餐,立刻回房間。」

大家都知道「做事要專心」,然而,當很專心在做一件事的時候,是否「仍然保有覺察」的在做,就變得更加重要了。舉個最簡單你我都有的例子:專心使用手機或電腦,卻失去對使用時間和姿勢的覺知。

「專心」很重要,「在專心裡覺知」更重要,如果沒有時時刻刻提醒自己,就會如我今日這樣,很專心地練習著我的動作,卻對於週遭環境是否已影響體力失去覺知,無形中連帶效應地超越自己的極限:步調過快、吃過量。

有很多同學覺得我已經將生活練得很好了,我還有什麼好練的?也有同學會羨慕我都不會遇到難關。嗯,我想說的是,只要我還活著,我都是一直在練習,練習不一定要發生多嚴重的難關才能練習,而是,能夠從生活中,練習那些看似再也平常不過的事情,一點一滴。

「越簡單,越困難。如果能從最簡單的部分去練習覺察,將之自然地變成習慣,當真的遇到比較大的困境,自己便能清晰的迎接困境,而非毫無選擇地被困境控制著 。」——瑜療師碎念

Simplicity is difficult. However, if we can be aware of the simplicity, we can be much clearer aware of difficulty and even welcome it.

分享此文章

文章分類

彙整

報名 瑜珈療癒 課程

請留下您的聯絡方式及想了解的課程,收到訊息後,我會盡快與您聯繫!

    更多文章

    分享 Shar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