進飯店後陸續發生一些小插曲,於是今早5:30一起床,我的第一個念頭就是:「我今天要不疾不徐的過完這一天。」

晨練準時開始,接著進入倒立吃到飽模式,各種倒立樣式接踵而來,我想除了我之外,其他同學應該都很興奮吧!瞬間有幾個念頭在我腦海出現:「我要跟著做嗎?可是,我今天想要不疾不徐地練習耶。」「培訓師會不會覺得我很難搞?可是我今天不想把自己搞得氣喘吁吁。」「好久沒練倒立了,我應該趁機好好練一下呀,拜託,以前的我可是能用意志力撐下去耶!但是,我的身體和精神,真的無法進行。」

我利用下犬式呼吸停留的時間,快速觀察這些聲音,並再度詢問自己:「我現在真正需要的是什麼?」

口令來到第一種頭倒立的時候,我仍是停在下犬,此刻我正在享受下犬為我帶來的不疾不徐感,然後,培訓師走向我問:「妳不會頭倒立嗎?我來幫妳。」我起身告訴他:「我會,可是,我今天覺得自己不適合練習。」他問:「妳有不舒服嗎?還是受傷?」我說:「沒有,請放心,我只是覺得今天自己的身心狀況不適合練習,但是我停在下犬,感覺非常滿足。」他看著我停了幾秒後:「我知道了,好。」然後繼續巡視我左右邊的同學。

其實,我稍稍感覺到,他帶有一些“評論”的聲音在回答我,不過,我非常能理解,也許我的「拒絕」,破壞了他對學生的期望。我像是個叛逆的學生,但我沒有感到愧疚。

《關於分組討論「掙扎」的小碎念》

下午來到分組討論,每組都有一個培訓師來帶領。題目是:「我現在最大的阻礙或障礙是什麼?」我的同學們分享著各種掙扎:是否以瑜珈為全職職業?我要如何平衡我的教課時數?我要如何跟我的父母/丈夫/孩子間有良好的關係?我要如何做自己?我要如何擁有我自己的時間?

培訓師認真地逐一回答大家的問題。剛好我是圈圈裡的最後一個,我聽到了許多失衡、愧疚、罪惡、批判自己,當然還有不可避免的眼淚。

「Jelly 換妳了,妳現在的掙扎是什麼?」培訓師微笑看著我。

我說:「以上大家正在經歷的事情,我也曾有類似的經驗,所以我能感同身受。說實在,現在目前的我沒有什麼特別的掙扎,因為我一直帶著我昨日分享的勇士『自我照護』,所以就算有障礙,也不會被過度放大,或停留太久。我聽到有些同學說,覺得做自己和擁有自己的時間很自私,但是,就我個人而言,每當我要為我做一個決定的時候,我都會問自己兩個問題:『我的這個決定,會傷害到他人嗎?』『我的這個決定,會傷害到自己嗎?』如果確定沒有,那我就會專心地去做。」

當下我又連結到晨練的情況:「像是早上大家在練習倒立的時候,大家都有勇氣和決心不斷地嘗試,算起來是『身體方面』的掙扎,那如果將相同的態度帶回生活上,練習『精神方面』的掙扎,也是跟練倒立一樣,不斷地去嘗試各種可能呢?」

然後,又是一片鴉雀無聲。

培訓師點點頭,並贊同我的想法,我從他的眼神讀到,他大概有理解為何我今早拒絕做倒立吧!而中場休息的時候,我又因此額外獲得了幾個同學的擁抱。

「正在閱讀這篇碎念的你,首先我要感謝你居然可以看完它,如果又剛好現在的你正處於掙扎中,我鼓勵你,勇敢去嘗試你自己一直想嘗試的各種方法,只要是這個方法『不會傷害別人』、『不會傷害自己』。你不去行動,怎知接下來會發生什麼事呢?對吧?」——瑜療師碎念

Struggle is like a chance, a chance to lead us to change or not change. If we strongly decide to change, then just act it.

分享此文章

文章分類

彙整

報名 瑜珈療癒 課程

請留下您的聯絡方式及想了解的課程,收到訊息後,我會盡快與您聯繫!

    更多文章

    分享 Shar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