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YT200 師資培訓第三階段來到最後一天,終於在今日有機會回歸當學生,一大早起床便感到十分雀躍。

我們悠悠的 Hsin-Yi Chen 老師,以海星做為今日的練習開場,而當下的我決定以「只專心覺察我的身體」為練習目標,畢竟自從蘇美回來,便好一陣子沒有讓身體專注地動作,再來是我的身體在近期眾多雜事中,顯得格外繃緊。

就在課程進行到一半,一個類似屈膝抱腿的變化動作,觸動了我。首先,我感到一股暖流,在我擁抱的空間形成,我開始好奇著這股暖流,究竟是什麼樣子的暖流?我注視著它,即便我的身體繼續跟著老師的口令行進著,我卻可以清楚地感受這道暖流,流過我身體的每個角落,我可以感覺到暖流是優雅而順暢,毫無制式軌跡地緩緩前行著,最後,再度回到屈膝抱腿停留時,一陣寂靜襲來,雖然我仍是聽得見老師的引導,我卻覺得此時此刻,只有我和我自己。

我就這麼讓自己和暖流一起待著,同時混雜著些許淚珠。暖流開始連結到,即便我非常想要直接表達一句話,卻還是以詢問做為開啟話題的畫面。緊接著從詢問的畫面,衍生出害怕的感覺,然後幾個關鍵字在我的空間裡陸續出現:討厭、失去、期待、依賴、40%、真實、心。雖然,整個過程我猜僅僅十來分吧,我仍是在結束課程前的坐姿裡,整理出一個最想要立即實踐的行動。

大部份的時候,我們都是讓大腦主導著我們,也是大部份時候,我們會「以為」我們知道自己現在的狀況,但事實上,是大腦正在操控著我們的以為。然而,透過身體為媒介,學著讓自己的身體成為獨白者,暫時請大腦退居幕後,這便是瑜珈哲學裡所提到的「臣服 (surrender)」。


當我們願意臣服於自己的身體,打開自己的所有門房,僅是純粹地歡迎各種訊息到來,並且單純地去體驗他們,我們與生俱來的能力,便會引領著我們逐步地去看清現在的狀態。可以說這種能力是直覺、是靈感、是感應,或是療癒,但是定義為何真的一點兒都不重要,重要的是,「我們能否和此時此刻出現的亮光,合而為一。」——瑜療師碎念

分享此文章

文章分類

彙整

報名 瑜珈療癒 課程

請留下您的聯絡方式及想了解的課程,收到訊息後,我會盡快與您聯繫!

    更多文章

    分享 Shar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