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過一間商店時,突然聽到一個重複大喊「旭亞老師」的聲音,我往聲音的方向望去,原來是名經常上課的學員,他從商店裡跑出來向我揮手招呼,我們簡單寒暄幾句後,他便又繼續購物,而我帶著他的陽光笑容和雀躍步伐,繼續前往下個目地。

回想起一年前的他,總是沈默不語又帶些許哀愁氣息的坐在角落練習,他上課時非常認真,下課後則會跟我點點頭示意。當時他上課的頻率不固定,有時一週出現兩次,有時會消失好陣子才又出現。

記得有次在課程剛開始時,他突然反常的逃離教室,當時我擔心他身體不適,立刻上前關心,只記得他眼眶泛淚說:「我受不了,我要離開!」我只說:「好,路上小心。」

隔幾天他私訊給我,為他的倉促離開感到抱歉,我說沒有關係。隔了一會兒,他才傳來一段冗長的訊息,有關他失去至親的創傷,由於屬於意外,他的腦海中始終跑著「早知道」的後悔及自我責怪,因此他想藉由參加瑜珈課暫時忘記「這個悲慘」。每次課後他都會感到一種說不上的奇怪,有時回到家後還會爆哭,所以有時候他不敢來上課,因為他擔心上完是否又會失控,畢竟他已經答應至親「他不會再掉任何一滴淚」。

而他這次會突然離開教室,是因為課程一開始他聽到我說:「注意一下你現在的呼吸。」事實上他對這句話不陌生,畢竟我總是在課堂裡這般提醒著,只是這次當他聽到這句話時,他瞬間意識他還在,他應該好好生活著,連同至親沒活到的部份一起活著,而不是一直在怪罪自己。再怎麼責備,人不在即是不在,再怎麼責備,日子也不會過得比較好。由於這個當下的冉起,他忍不住又想爆哭,為不影響同學及自己覺得丟臉,才會快速離開。

當然身為瑜療師的我繼續深入對話,以幫助他做一些整理,最後他說:「我想我會好,但是需要時間對嗎?」我說:「是的,慢慢。」雖然我們是透過文字交流,我卻可以在字裏行間接收到他的確定感。

現在的他除了固定出席,請假也會告知,並且離開角落來到第一排,無論課前課後還會與其他同學談天。而我相信,他正在復原中,一點點、一滴滴的。

「瑜珈療癒絕對不是靈丹妙藥,但只要你願意,它會陪著你走過。」——瑜療師碎念

分享此文章

文章分類

彙整

報名 瑜珈療癒 課程

請留下您的聯絡方式及想了解的課程,收到訊息後,我會盡快與您聯繫!

    更多文章

    分享 Shar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