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天下午因為過份密集的課程,讓我這個喜歡適宜適量的「瑜療師人」到達一種受不鳥的感覺,於是跟主辦方告假打算回房休息。主辦方只給我三十分鐘小憩,但我回房衡量自己的身心狀態後,索性叛逆學生當到底,直奔阿育吠陀中心,下定決心整個下午課程就跳過吧!

其實阿育吠陀療法需要預約,但我當下一進中心便誠懇地表達自己現在的需求。老闆聽了我的陳述後搖著他的頭,直接帥氣地幫我插隊療程,我整個人猶如獲得救贖,對於愛搖頭老闆的同理覺得感動!

我們就叫她阿育妹妹吧,因為名字好長,即便問了多次我還是沒記住。20 歲的阿育妹妹人十分瘦小,力道十足而適中,心思很是細膩,雖然英文不是很流利,始終一直以為臺灣是泰國,但從她幫忙我把包包、衣服放置好,以及仔細地幫我把長髮分批上熱油,我一度以為我是來做護髮嗎?我問:「不是只有按摩到頭嗎?」她說:「頭髮也是身體的一部份,所以也要一起做。」

印象最深刻的是,當她要幫我鋪上熱毛巾前,她會先讓熱毛巾與我的身體有一些距離,讓我感受到熱度,然後毛巾才慢慢靠近我的皮膚直到放上,動作不急不徐,紮實又明確。當她帶著自己的呼吸,並順著我身體的筋膜線遊走,使我感到完全的安心和釋放。

當我坐進木製草藥蒸汽箱時,她就坐在木箱旁細心地照顧著水溫。我好奇問她何時開始學習阿育吠陀,她說十幾歲開始,因為家裡需要幫忙,她便沒有讀書而開始學習這項技能,然後來到中心工作至今,臉上帶著微笑,語氣平淡。我最後問她:「之後妳還會想再去唸書嗎?」她尷尬的笑了下說:「不知道。要賺錢。」

後來的一天因當地市區罷工,我哪裡也去不了,於是決定包下她的時間,來個阿育吠陀吃到飽日,但她居然拒絕我做「熱石療程」,因為當天天氣太熱她說不適合我 😩

離開中心前我也邀請她一起做 HAPPY Mudra,並感謝她的療程,我跟阿育妹妹說:「妳真的是很棒的阿育吠陀師!」她露出潔白牙齒害羞微笑。

雖然已是 2020,接受教育、便利資訊看似是理所當然,但在這世界的某些角落,有些人仍是身在資源配置不均之處。正在享受各種進步的我們,還有什麼可以抱怨的呢?

「多一份感謝的心,多一分快樂。」——瑜療師碎念

分享此文章

文章分類

彙整

報名 瑜珈療癒 課程

請留下您的聯絡方式及想了解的課程,收到訊息後,我會盡快與您聯繫!

    更多文章

    分享 Shar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