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蘇美的天氣異常熱,5:00 的時候太陽已照進我的房間,於是,我決定 6:30 到教室陽台曬日光浴,在享受日光浴的同時,覺得今天的我身心能量爆滿,且非常想讓自己浸濕在汗水裡,「我想要超越極限」便成為我今天的受訓目標。

晨練準時開始,有五位同學被迫休息,成為課堂觀察者,一位手腕痛、一位手肘痛、一位肩膀痛,另兩位全身酸到爬不起來還差點遲到。

一如往常的完成暖身與拜日,然後開始進入第一個手平衡口令,就著我今天的整體狀態,我發現我可以一趟趟順利完成 vinyasa +手平衡,加上想到上週我居然淪落到 20kgs 空槓都舉不起來的窘狀,決心今日讓自己好好練習一下,並且試著找一下無論是身體、體力,或專注力的極限,畢竟過去三天,我一直處於一種緩慢爬坡模式,今天是時候來個積極攻頂了。

當我正在專心練習的時候,我突然聽到此起彼落的木板撞擊聲,我抬頭一望,五位正在休息的同學,居然是休息其他動作,手平衡動作卻不放過,在旁的培訓師和助教完全沒有制止,可是,一開始是他們強迫這五位同學休息的。

練習完畢,坐我隔壁操著迷人英國腔的同學雪莉問:「Jelly 妳怎麼都不累,我其實快撐不下去,今天好累。」我說:「因為我這幾天練習都沒有用盡全力,呵呵。」她一臉狐疑看著我,然後拿起手機說想要拍我,因為她剛剛直接撲倒在墊子上的時候,看到我的飛鴉做得很好看,覺得我細細手臂為何能支撐完那麼多手平衡動作?

此時被迫休息,有著大家公認美麗又強壯的手臂和背肌的南美洲同學辛巴走來:「妳手臂這麼細,還做那麼多手的動作,妳手不會痛嗎?我練這麼多,肩膀還是一直痛。」我回:「妳有沒有想過練少一點呢?」辛巴的表情“蛤”了一下。好吧,我知道我又變成怪咖了,但是她說她待會早餐要跟我一起吃。

身為瑜珈練習者,大家一定都同意「多練習,才會進步」這句話,然而,當我正在熱衷練習的時候,是否思考過:
「我要如何練?」
「我是否一直在重複同樣模式練習?」
「我是否陷入對於某些動作的迷戀?」
「我是否讓動作控制著我的身心?」

如果大家也同意「瑜珈的主要練習是覺察」,那麼:「我到底要覺察什麼?」

如果大家也同意「瑜珈是身心靈的練習」,那麼:「我做的這些動作裡,到底有哪些是可以真正練習到身心靈的?」

我其實很心疼這些受傷同學,我猜以今日兩堂各 2 小時團練下來的“重”量,明日會有更多同學需要休息。我非常感謝這裡的同學基本上都是敞開心房,很願意主動交流和分享,讓我有更多機會了解到大家的想法和經驗,這便是我此行的目的之一;也謝謝雪莉熱心幫我拍照,讓我留下一張已變黑妹與久違的華麗動作照片。

最後,試著問問自己:「我到底是要練習瑜珈,還是愚加?」——瑜療師碎念

What kind of Yoga I really want to look for?

分享此文章

文章分類

彙整

報名 瑜珈療癒 課程

請留下您的聯絡方式及想了解的課程,收到訊息後,我會盡快與您聯繫!

    更多文章

    分享 Shar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