課後,有學員激動的哭了,他說:「在這裡的時候,我才感覺到自己是被允許的,自己是真正自由的。」然後,我等著他把眼淚流完,雖然他感到不好意思地企圖克制,但我告訴他,流淚就像是水庫超載時也需要適時洩洪的。

有時候我們的確會感到在這整個大環境下真是無可奈何、身不由己,但也不妨仔細檢視,是否是因為我們不允許自己?我們不願放過我們自己呢?

我們允許自己與大家隨波逐流,我們不允許自己跟別人不同;我們允許他人無限上綱;我們不允許自己向他人說不。
就像是這次我的智齒意外,我知道是我允許自己不放心這個那個,縱使有機會請假、拒絕邀課,也是我允許自己不休息。
不過不要緊,持續練習「看見、發現自己正在發生什麼事,再選擇調整方向,邊嘗試邊修正。」——瑜療師碎念

話說這週稍為復工後,我仍是稍微感到體力不足且易累,加上咬合處仍有點腫脹,所以如果有來上課的朋友們覺得我不如從前搞話請見諒。另外下週才會進行手術,導致整個 11 月時間表偏離軌道,所有公開課程請參照教室課表為主,我會在 12 月駛回正軌的😊


分享此文章

文章分類

彙整

報名 瑜珈療癒 課程

請留下您的聯絡方式及想了解的課程,收到訊息後,我會盡快與您聯繫!

    更多文章

    分享 Share this!